河南18岁少年留遗书在嵩山跳崖 救援队已找到遗体


这方面州长一直试图说服年轻人,甚至是痛心疾首地批评年轻人,在新闻发布会上几乎是声泪俱下、声嘶力竭的在劝大家。

社交距离拉不开“停摆令”将整体失效

我知道一个例子,纽约市某家医院的一些救护员,已经有发热和多项流感样症状,但是未得到检测,也没有做到居家隔离14天,因为医院人手紧缺,仅仅休息几天,就被命令继续工作。这些人员的症状轻微,但可能会传染那些有基础疾病的老龄人群。《纽约时报》最近也有一个报道说纽约警察已有600多人感染,4000多人请病假。

澎湃新闻:关于治疗药物方面,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期表示对一些试验药物抱有很大希望,包括瑞德西韦、类风湿关节炎药物Kevzara(sarilumab)、洛匹那韦/利托那韦的组合药物,以及羟氯喹。您怎么看?

现在最担心的是,到了南半球进入冬天疫情有可能再度发展起来。比如说在非洲,非洲国家的医疗资源、防控措施是不是能做到位让人担心。当年在非洲爆发埃博拉疫情的时候,全世界还可以去支援,但是现在欧美那么多强国都受到重创,如果非洲疫情暴发,支援的力度会有多大呢?

澎湃新闻:最后我想问一下,您觉得美国的疫情会持续多久? 对全世界的疫情发展影响会有多大?

纽约需要关注哪些关键人群

所以我建议,如果前期把预防隔离措施做得更到位一些,就不会在三周内达到14万人的高峰,而是一两个月以后达到,暴发波峰就会延后。

杨功焕曾参与2003年“非典”(SARS)疫情防控工作。2020年1-2月新冠疫情在中国暴发时,她在北京对中国的抗疫和公共卫生政策发表的意见受到广泛关注。

杨功焕:我刚刚来到美国的时候几乎一个人都没有戴。一个星期后,零星有那么一两个人戴。华人多的区域可能多一些,百分之七八十的人都戴。我还观察到一些快餐店的售货员在销售食品时既未保持适当的距离,也未戴口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