雷神山医院接收第三批新冠肺炎患者
来源:雷神山医院接收第三批新冠肺炎患者发稿时间:2020-03-31 05:15:49


第一部分以一种非常简化的典型范例(archetype)的方式,总结了其在对帝国的兴衰的研究中所学到的所有知识,这些都是达利欧对特定个体案例进行研究后得出的。3月29日,《华盛顿邮报》刊发该报评论版副主编杰克森·戴尔(Jackson Diehl)发表的题为《蓬佩奥应对疫情的表现使他成为美国史上最差国务卿之一》的文章。主要内容如下:

周四,二十国集团轮值主席国沙特召开特别峰会。蓬佩奥在峰会前致电沙特王储穆罕默德,要求沙特停止与俄罗斯之间的石油价格战,这场价格战导致全球油价大跌,美国股市暴跌。但这显然没有成功。

2.内部冲突:各国家内部巨大的贫富差距与相应的政治分歧,带来了不断恶化的内部社会与政治冲突;

当其他负责任的领导人在努力控制疫情时,蓬佩奥却在做一些无足轻重的事,好像疫情没有发生一样。他热衷于对伊朗进行“极限施压”。伊朗是世界上感染率最高的国家之一,即使是英国等美的亲密盟友,也在呼吁特朗普政府放松对伊朗的制裁,这些制裁正在限制向伊朗8000万人民运送医疗物资和人道主义援助。然而,蓬佩奥却将疫情视为“极限施压”的工具。目的何在?如果是政权更迭,这一目标几乎不可能实现。更有可能的是大量无辜平民丧生,并进一步暴露美国自我标榜的人道主义的虚伪。

美国总统特朗普则表示,希望病毒秋天卷土重来不会发生,但也会为这种情况做准备。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桥水基金创始人瑞·达利欧(Ray Dalio)开始在领英上发表他的最新系列研究“Changing World Order”(改变世界秩序)。这个系列研究从3月25日开始发布,预计每周发布一次。

有哪位国务卿在应对紧急事件时表现得更糟?自二战以来,可能没有比蓬佩奥表现更差的了。在应对疫情过程中,除了在特朗普类似真人秀的发布会一次露面之外,几乎看不到他的任何身影。

周三,蓬佩奥本来有机会在七国集团外长会上发挥领导作用。但与此相反,在其他国家外长拒绝他在公报中提及“武汉病毒”后,他阻止了七国集团发表公报。他发出的信号很明确:对本届政府而言,在对华舆论战上得分,比同英国、法国、德国等亲密盟友之间达成共识更为重要。

历史上,当历任美国国务卿面临严重国际危机时,通常会在全球寻求支持,制定协调一致的多边应对方案,将各国团结起来,从美最亲密的盟友开始。

通过考察不同帝国和不同时期的案例,达利欧发现,地位重要的帝国周期通常持续大约150-250年,在这个周期中,巨大的经济,债务和政治周期持续大约50-100年。“通过研究这些涨跌分别带来的影响,我们可以抽象出一个 ‘典型范例’是如何平均的发挥作用的,然后可以研究它们在此基础上如何以不同的方式起作用、以及变化的原因。”达利欧写道。

“正如你们所知道的,在过去的几年里,我一直在观察一些重大的发展,这些发展与我有关,这在我的一生中从未发生过,但确实发生在1930-1945年期间,在那之前也发生过很多次。”达利欧写道,这些因素包括:1)巨大的财富、价值观和政治差距;2)三种主要储备货币的零利率或接近零利率使货币政策无效;3)巨额债务;4)正在崛起的世界大国(中国)与正在挑战现有大国(美国)之间的冲突。